中文 English Francais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> 城市生活 >> 瀏覽文章

人人都說山東人不會自我宣傳,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你說,大舜、公冶長、晏子、劉羅鍋、莫言的故鄉,孔融在這喝過酒,蘇軾在這遛過狗,李清照在這泛過舟,鄭板橋在這吃過肉,是不是該漫天宣傳、大書特書,把自己包裝成傳統文化超級IP?

一個風箏天下聞名,年畫可比楊柳青桃花塢,幾千年佛像瑰寶保存至今,又出奇石、剪紙、泥娃娃的地方,是不是該大搞特搞文創產品,走網紅路線?

山東濰坊,人杰地靈,什么沒有?好像唯獨沒有一顆火起來的心。





©  圖蟲創意

城與人的謙遜低調,連帶著他們當地的食物,都不為人所知。一說魯菜,都知道濟南糖醋鯉魚、膠東蔥燒海參,誰記得濰坊人吃什么?

還好,山東人自己記得。只因濰坊食物雖不出名,卻一直把山東人對肉和碳水的執念,拿捏得死死的。

濰坊,可以算是山東平民飲食的一個剖面。

山東人減肥有多難?看看濰坊,就有了一個差不多的答案。 

去濰坊,最好早晨去,第一頓飯,最好看看拖行李箱的本地人,出站先去哪兒。

即使不跟著他們,你的濰坊朋友,或者每一個到過濰坊的人,也會推薦你去吃同一種東西:

肉?;?。燒。

本地人一般叫“老濰縣肉火燒”,更具體一點,就是城隍廟街肉火燒。

假如你在濰坊只待一個上午,聽我的,把唯一的一頓飯留給它。




這是濰坊人每天五塊錢一個的生命之光,獨在異鄉三百個夜的欲念之火,無數游客吃過一次念叨三年的夢中情餅,以及山東小吃肉與碳水的第一堂魔法課。

皮兒薄,薄到你都很難理解它怎么分的層,餡兒大,除了豬肉,還有海米、木耳、雞蛋糕、蔥姜,餡兒本身就是一個肉餅——光這肉餅就比好些地方的燒餅大。然而,它飽含汁水的口感吊打大多快餐漢堡肉餅,關鍵是,還便宜。

 


火燒在濰坊的地位高得離奇。當年濰坊有一首“市詩”,曾在數年間席卷山東每一張坐著濰坊人的酒桌,噎得大家直翻白眼兒:

白浪河水浪滔滔,月亮像個大火燒,天上的鷂子怪笑人,奇好,奇好。

這首泛著油光的打油詩,只能用濰坊話念,否則氣韻全消。白浪河是濰坊的母親河,“天上的鷂子”大概是他們引以為傲的風箏,能跟它們并列,甚至與明月爭輝的,只有火燒。




在老城隍廟吃完這頓,游子們一年的肉火燒缺乏癥立即得到緩解,各自回家。而外地客們往往走向隔壁,參觀濰坊市區第一打卡地十笏園。
 

這座江南風格的北方園林,先是明嘉靖年間一位刑部郎中的舊宅,后又歸了清光緒年的舉人、內閣中書丁善寶,然而這里的第一名人,是豬八戒。

這里見證了他的杯具情史,把他背媳婦(實際是猴子)的BGM傳揚四海,每年春天,熱愛風箏的濰坊人還會把他放上天吹來吹去,被什么航空母艦克蘇魯之類的圍追堵截。

來濰坊的第二頓,必須是朝天鍋。

 “朝天鍋為什么沒有鍋?” 

這是個歷史遺留問題,從前的朝天鍋是有鍋的。




生蔥段和咸菜條兒不可少,最后那碗豬肉的原湯是靈魂,不能錯過,至于其他的豬頭肉豬口條豬肝豬肺豬肚大腸頭,酌量點就是了。




不過,還是建議你克制一下,因為濰坊人吃掉二師兄的另一種方式——諸城燒肉,也是這個規模,全豬皆可吃。




諸城地方不大,出文人將相,蘇軾還曾在此“左牽黃,右擎蒼”,今天反而以一味燒肉聞名。




山東人減肥格外困難,主要是因為碳水太好吃——在這方面,濰坊原本并不聞名。饅頭包子面條餅,大家還不是一樣?




比如來濰坊,有一碗面不能不吃:雞鴨和樂。

“和樂”,正字兒按說是“饸饹”,可比起這個古老的字眼兒,濰坊人更認“和樂”這個喜慶的名字。




“饸饹”也好“和樂”也罷,這種橫跨中原塞北的吃法,可能是中國最古老的面條——一個帶眼兒的木制空腔,里頭放上和好的面,上頭一壓,一根根面條順著眼兒擠出來。

四千年的面,人人都吃,唯獨濰坊人在作料上,比別處都講究:




還有一樣面食,始終是濰坊人的驕傲:高密爐包。

 


最后說一個很重要的,伴手禮問題。

如果我建議你從濰坊扛一箱蘿卜回去,你大概覺得我瘋了。

然而你要是真扛了,所有吃過濰縣蘿卜的人聽說了,都會拿你當山東人看待——

“煙臺的蘋果萊陽的梨,不如濰縣的蘿卜皮”,這句話,每年冬天每個山東人至少念叨一回。

 


其次建議購買的,是點心。

 

下一篇:沒有了
A级黄色大片